ag视讯庄闲技巧规律·你真的可能一辈子都单身啊
2020-01-09 13:14:43  点击:733  

ag视讯庄闲技巧规律·你真的可能一辈子都单身啊

ag视讯庄闲技巧规律,/ 陆琪独家首发 & 文 | 陶瓷兔子 /

01

“出来陪我喝杯咖啡吧,我请你吃黑森林”,小a在电话那头音调怏怏,“还是老样子,谁也没看上,白跑一趟浪费时间。”

这是她不知第多少次在相亲会上铩羽而归。

“我明明要求也不高,只是想找一个能了解我的人而已,为什么就这么难?”,她狠狠咬下手中的马卡龙,“论条件我也不差啊,有钱有貌有身材,为什么总遇到一些不着调的男人。”

小a自26岁开始陆续由身边的同事朋友亲戚介绍相亲,至今已有三个年头,她的择偶标准从“有房有车”到“有腿有腹肌”,直线简约到现在的“能聊的来,能理解我”。

可即便这样,作为一个资深的文艺女青年,能够弄懂她脑回路里那些复杂小九九的男人,也罕见的如同北京冬日的蓝天。

小a是个爱情的理想主义者,即便在一次次的相亲和周围所有催婚的声音中,她都依然秉持着自己坚持的底线:

聊不到十句断片儿的,不谈;不喜欢运动的,不谈;不喜欢读书的,不谈。

“这世界那么大,单身的男人那么多,我总不会单身一辈子吧”,她说,“只要有那么一个合适的人,我都愿意等。”

“我一定会找到自己的灵魂伴侣的,你说对吧?”,她问我,眼神灼灼。

我一句“肯定”卡在喉咙口,却忽然想起了另外两个朋友的故事。

02

女友小b,是个童心未泯到有些天真的女孩子,男朋友却是地地道道的工科男,平时不苟言笑,严谨归严谨,生活中却总觉得木讷,小b第一次将男友带到我们的聚会上来,有好事者便立刻做出预测,说这段感情不会持续太久。

我虽不忍赞同,可是看着小b坐在那儿,兴致勃勃的跟一群好友聊动漫聊美剧聊熊本熊,而他坐在一旁,竟像听天书一般的微张着嘴,眼里都是茫然,过了一会儿则不停的打哈欠,掏出手机频繁解锁又锁屏以打发时间,小b发起的话题,他居然没有一个能接上的。

“还是跟你们聊天感觉棒,我平时都感觉自己在种木头”,小b娇嗔一声推推身边的男友。

心里有种莫名其妙的惋惜,

那个天真的,活力和少女心爆棚的小b,她应该拥有一个同样从漫画里走出来的阳光少年啊。

“不合适”三个字像是春日斜阳下的游丝,微弱却不可忽视的漂浮在空气里。

聚会结束的时候,我接完一个电话,慢悠悠的往电梯走的时候,忽然看到了先我一步离开的小b和她男友,在一个娃娃机面前,她兴奋的叫着“我要这个,还要这个”,而他稳稳的操纵着机械杆,像是施了魔法般的百发百中,小b怀里已经抱了两个玩偶,看向他的眼神,满满都是崇拜。

那个大男孩一晚上首次露出一丝放松的神情,“你喜欢就好”,他说。

我们一起在楼下等车,中途小b去了洗手间,他像是忍了半晌似的,快速掏出一根烟,就要点着的当口,却又犹犹豫豫的放下,那依依不舍的闻着香烟的样子,像一只对着鱼罐头的猫。

“她...不让我抽,我答应她的”,迎上我的目光,他有些羞赧的解释了一句。

“来参加女朋友的聚会,感觉还好吧”我问。

“非常好,非常好”,他这么说着,几不可见的皱眉表情却暴露了真实的想法。过了几秒,又补充道,“只要她喜欢就好”。

他看向她远远跑来的身影,脸上满满都是欢喜。

只要她喜欢就好,他说。

爱啊,才不是你撸你的串我看我的剧,而是那些我不大喜欢的事,也愿意为你去做,在这样一点一滴中,逐渐懂得这个完整的你。

03

另一位朋友小c,找了一个有洁癖的医生男友,每天勒令她回家之后至少洗手三次才能碰食物,她为了他剪掉了自己精心保养的长指甲,也只是因为他坚持认为长指甲会残留细菌很不干净。

大大咧咧的小c遇上了这么个精细到有些婆妈的男友,很是头疼了一段时间。

小c有个坚持了许多年的习惯,就是喂养楼下的流浪猫,每天晚上她都会带着猫粮来到最偏僻的那个空地喂食,而这个习惯,更是被他诟病已久。

“你不知道流浪猫身上有多少细菌吗?”

“它们可是会发狂咬人的...”

“别进门,先去洗澡”

是她每天喂食回来的时候都会听到的话。

小c常常想不通,作为一名救死扶伤的医生,他为什么对小动物这么缺乏同情心呢,可是他们关于这件事的聊天却一如既往的以他的教育而结束:

“这些野生动物之所以没有生存能力,就是因为有你这样的人娇惯着它们,你要不能收养就别发善心,弄得它们一点警惕性都没有,更容易受到伤害,而且在居民区里聚集这么多猫,也影响别人。”

一贯的冷静理智没人情,小c在心底撇撇嘴,心底有些犹豫,两个生活习惯这样天差地别的人,在一起真的会幸福吗?

那是一个下着大雨的傍晚,忽然传出了一生凄厉的猫叫和刹车的声音,她连雨伞都顾不上拿,便飞奔下楼,就在她常常喂食的地方不远,一只猫卧在血泊里,惊恐的发出凄厉的惨叫。

小c不敢碰它,却忍不住心疼,看着大雨将猫身下的血水一点点冲淡,忍不住失声痛哭。

“你拿着伞,让我看看”,熟悉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,他不由分说的把伞塞到她的手中,提着个简易的医药箱给猫检查,一边检查一边批评她,“跑那么快有什么用,连伞都不知道拿,怎么这么笨。”

她举着伞,在泪水和雨水的交织里看到他的脸,语气中满是嫌弃, 眼神里却满是宠溺。

那个对干净追求的有些偏执的人,半跪在地上,手上又是血又是泥,而他甚至顾不上擦一把脸上的雨,便抬起头对她笑笑,“别哭,就是后腿断了,能救活。”

那只猫在小c家的第二个年头,他们举行了婚礼。

04

爱情发生的时候,没人能立刻知道对方是否合适,是否互相懂得,是否灵魂相契,是否志趣相投。

可是那都不重要。

没有任何一份爱从开始就是熨帖的,像是一场泡泡浴一般每个毛孔都贴合的舒适。

它挑剔,它骄矜,它倔强,它自私

战胜这头小兽,是与婚姻的对方并肩携手一生作战的事。

最好的结果,不过是你我在与之战斗到狼狈不堪鬓发散乱之时,尚能微笑相顾。

这世上哪有什么天生的灵魂伴侣,不过是在理解之前,就选择了毫无质疑的支持和包容。

爱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战斗,从一开始就期冀完美的人,早早便放弃了自己的参战资格。

你真的可能一辈子都单身啊。

所以不要等,不管神态多么虔诚,姿态又有多优雅。

出发点错了,便一切都是枉然。

你的灵魂伴侣,必然是由你自己打磨而成,在一天又一天的争吵,退让,眼泪,微笑,不断磨合中,变成最适合你的那一个。

你若不执斧钺,又能到哪里找到那个天生一对的人?

-- end --

作者简介:陶瓷兔子,简书签约作者,linked-in专栏作者,微博读书书评人。

本文系作者授权陆琪首发,未经授权请勿转载